欢迎来到崇川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刘正琛:疫情中的组织_公益
发稿时间:2020-03-30 01:54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新冠肺炎病毒于春节前在武汉地区大规模爆发,1月23日武汉封城,全国各地陆续启动一级响应,这个春节注定将要凝刻在中国人的记忆里,超过40000人的医疗队从全国各地驰援湖北,而武汉无数家庭的默默牺牲与付出为全体中国人争取了抵抗新冠肺炎病毒的时间窗口。 在这次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公益机构、社会团体在募集资金、捐赠和执行、项目管理方面表现出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公益圈业内仍有个别声音表示对多数公益机构在这次疫情应对上并不满意,甚至表现并不及格。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作为国内基金会的一员,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借助医疗领域多年深耕资源募集资金7000多万元并且快速执行,对湖北一线医疗机构、患者及家属、湖北地区需要帮助的人士等进行捐赠和救助工作。新阳光是被点名质疑的一个。凤凰网公益就业内热议的话题,近期展开了系列访谈。本期,专访了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负责人刘正琛,请他结合新阳光在疫情中筹款捐赠等公益经历进行探讨并回应质疑。 新阳光不仅驰援湖北 还资助新药研发 凤凰网公益:新阳光基金会在这次疫情救助中做了哪些工作? 刘正琛:根据我们与前方一线医疗团队、医院、疾控中心的讨论和需求反馈,新阳光慈善基金会支援了湖北地区最紧缺的三大类医疗物资:防护消毒类物资,包括防护服、口罩、医用手套等;诊断类物资,包括核酸提取仪、荧光PCR仪、核算提取试剂盒等;治疗和检测类物资,包括制氧机、呼吸机、高流量氧疗仪、监护仪等,共支持到湖北190家机构。 除了捐助医疗物资外,我们也募集了资金支持抗病毒药物研发,定向捐赠支持新冠肺炎特效药 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三期临床试验研究。瑞德西韦是世卫组织认为目前唯一可能对新冠肺炎病毒真正起到效果的药物。此外我们非常重视疫后的心理疏导等服务支持工作,新阳光基金会已资助23家一线社会组织,正在对患者及家庭、社区弱势群体、一线防疫人员等人员进行多方面的支持,如物资、心理支持等。对在岗服务的社区员工、慈善组织工作人员及志愿者也提供了防护物资和防疫知识培训等。截至3月12日新阳光基金会共募集资金超过7200万,已执行6000多万,执行率超过80%。 春节期间全员上岗 口罩采购困难就转变救援思路 凤凰网公益:这次疫情的爆发实际上是超乎很多人的想象,现在回头看,国内外对于疫情的入场准备都不太理想。新阳光基金会是何时启动应急救助工作的? 刘正琛:1月23日武汉封城那天,我们意识到这个疫情比之前媒体的报道要严重的多,当天基金会便开始与武汉儿童医院、武汉同济医院等联系,询问当地紧缺物资情况。1月24日,除夕,我们开始寻找相关紧缺医疗物资的货源。同时与淘宝公益一起上线了一个项目进行筹款,募集了5700万多万元资金用于武汉医疗物资的捐赠与购买。在工作开始时,我们内部进行了分工,包括需求调研和分配组、采购组、物流运输组、财务组等,后来发现工作量非常大,于是到了1月27日,大年初三,基金会所有工作人员全部正式上班,全员投入到疫情救助当中。我们对社会组织的资助从1月31日开始征集项目书,2月11日开始资助第一家机构,有不少机构的资助期是从2月1日开始算起,也就是说对这些机构,2月1日开始的费用我们会进行支持。 凤凰网公益:在应对疫情期间,遇到了哪些困难? 刘正琛:我想首先应该是对疫情的预判问题。1月24日我们与淘宝公益一起上线了一个公益项目为武汉募捐,当时募捐了5700多万元淘宝公益就主动关闭了,我们认为资金量差不多够了,但现在回头看看,当时对疫情的估计也就是第二次SARS,但实际上超出所有人的估计。 其次就是筹措到资金后采购医疗物资的问题了。国内生产口罩、防护服的正规厂商已经被国家统购了,后来我们与前线医疗中心沟通后,转变了一下思路,我们主要去购买了医院紧缺的医疗诊断和治疗类仪器设备。在1月底2月初国家疾控中心给我们转来湖北省内疾控中心对诊断物资的需求,我们就定向的支持了十五六家湖北省以及各个地级市疾控中心的诊断物资。另外在核算试剂供应后患者数量暴增,病房的呼吸机、制氧机等治疗设备开始告急,我们也就针对这些需求去购买这些治疗和检测设备。 物资采购到了,在各省启动一级响应的情况下如何运输到武汉各医院也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另外也有我们的同事在工作过程中遇到了一些情绪和心理上的问题需要疏解,毕竟这次的疫情捐赠协调工作压力非常大,时间也非常紧张。 医疗领域的积累,让我们花同样的钱购买更多救援物资 凤凰网公益: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成立于2002年,在这18年里新阳光参与过不少大型应急救助项目,同时救助白血病患者的行动也一直在持续。近日业内有声音质疑国内基金会机构在平日没有沉淀积累,因此应对这次疫情整体行业表现是 不合格 。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过往的应急救助和项目援助积累下的经验有没有在这次的疫情应对上有一些帮助? 刘正琛:新阳光基金会一直致力于救助白血病患者,因此医疗领域资源会比较多。这次疫情下紧缺医疗物资的应对上我们做的比较好,我们能够在紧急状态下及时发现疫情严重地区的需求,以比较合适的价格及时进行专业采购,这得益于这18年经验的积累和沉淀。 举个例子,我们之前在青海与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合作,做了儿童白血病的救助项目。这次青海省援助湖北的带队医生之一就是青海大学附属医院的副院长,我们可以从他那里得到对于物资的需求的第一时间反馈。他们1月28日到达湖北,发现口罩和防护服非常紧缺,我们协调了这些防护物资过去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后续他们的病人持续增加,病区也在不断扩大,治疗设备如呼吸机、血氧饱和仪、高流量氧疗仪等就是紧缺物资了,我们针对这些需求采购协调物资及时运送了过去保证当地医疗救治。 在医疗领域深耕多年,因此新阳光能做到在采购中比较精准且节省经费。白血病需要做PCR检测,此次诊断也需要用到PCR仪器,所以我们对此能够比较驾轻就熟的找到专家和靠谱的供应商。另外制氧机是湖北基层医院反馈需要的医疗设备,我同学在这个领域是比较专业的人士,介绍给我几家一线和二线品牌的制氧机。其实一线和二线设备的价格相差30%左右,而制氧机的核心部件叫做分子筛,这个核心部件一线和二线品牌用的基本上是同一个上市公司提供的。一线和二线品牌可能在知名度、产品设计和美观程度有差别,但质量是没问题的,所以我们本着节约成本的原则选了二线品牌的制氧机,临床医生反馈效果也非常好,节省下来的经费能买到更多的救助物资。 也曾遭遇网友的 质疑 但是事出有因 凤凰网公益:您对这次疫情救助中其它基金会的表现如何评价?在网上有一些负面的声音质疑国内的公益组织在疫情前半场不作为,没有主观积极性去参与救助,您如何评价? 刘正琛:我认为这些基金会表现都不错,面对人类几十年不见的、前所未有的疫情,我们都在各种约束下尽最大努力去做工作,在学习中提升,在工作中也互通有无,有不少协作。这次疫情与以往应对较多的自然灾害救助项目确实有很大不同。自然灾害受影响的很可能只是一个特定区域,而其它地区的市场是可以正常交易的,但这次疫情赶上春节期间,再加上国家统购,疫情前期防护服和口罩这样的物资不可能购买到。另外自然灾害期间可以调动各地物资去支援受灾地区,这次由于疫情的传播性强,全国各地启动一级响应,物资运输成为难题。所以,这次疫情面前没有哪家机构是有充分的专业经验。我们只能依靠过去沉淀下来的经验教训和应急预案进行公益捐赠协调。 公益圈有这样一种说法,有人对中国公益组织很失望,这种失望可能是因为参与和了解不够。真正参与一线公益和深入了解之后,你会发现首先这是人类社会几十年都没发生过的全球大疫情,其次是各种限制和约束超乎想象,比如不能去现场、口罩采购困难等等,但大家都还是在各种限制和约束下努力的做出自己的贡献。比如卡车司机师傅去趟湖北回来得隔离两个星期,物流受到很大的影响。比如物资采购的困难,比如对于医疗器械评估的困难,等等这些问题摆在中国公益人面前,我们一个个去解决,解决一点就前进一步,武汉的医生就能收到多一些的防护物资,病人就能有更多的检测和治疗设备,有更多活下来的机会。除了捐赠医疗物资外,疫情之后的心理创伤也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一个方面。我们在有序运营医疗物资的捐赠后,就开始启动了疫后情绪和心理创伤的救助。此外,我们也通过与当地30多家社会组织合作和资助帮助湖北地区的残疾人、艾滋病患者、精神障碍患者、孕期妈妈、老年人相对弱势人群的服务。 凤凰网公益:您认为在这次疫情中,国内的公益组织有没有遇到一些共性的问题? 刘正琛:采购物资的价格高于平时,是一个共性问题。比如说一线医生非常需要防护物资,但在春节又赶上疫情期间,这些物资比平时贵了好几倍,一方面是医护人员急需,另一方面是价格太高被人质疑,那么我们买还是不买?不买的话,医护人员的生命受到威胁,买的话,又会有人质疑。这是个两难的问题。例如平时三四毛的一次性外科口罩,批发价都需要两三块钱。现在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生命第一、同时在可选择范围内寻找最合适的质量和价格,买当时能找到的、质量符合规定的最低价,因为没办法坐时间机器回到两个月前没有疫情的时候去采购。我们接下来会联合国内的公益组织,针对此次疫情中出现的一些共性问题,制定行业内的工作指南。 做透明有效的公益,为更公平更美好的社会而行动 凤凰公益:目前我们国家的疫情控制的比较好了,而国外的疫情在迅速蔓延,新阳光基金会对国外的疫情救助有关注吗? 刘正琛:有的。我们2月28日给伊朗捐了第一批物资,然后3月6日在微公益上线了给伊朗募捐的项目,到现在募了有500多万元了,已经执行了60%左右。捐赠的物资参考国内应对疫情用到的医疗设备和防护物资,如防护服、隔离衣、呼吸机、制氧机、脉搏血氧仪等等。接下来对于塞尔维亚、意大利、波黑、西班牙等国家也都会提供一些支持。 凤凰网公益:您对新阳光基金会的下一阶段发展有何思考? 刘正琛:新阳光这18年来一直有应对变化随时拥抱变化的准备。我们最开始是做阳光骨髓库,后来中华骨髓库发展得特别快,然后我们发现患者有了骨髓之后没有治疗费用,所以我们开始对患者有经济资助。到了2011年我们又发现很多白血病孩子经过长期化疗后没办法去普通的学校,所以我们就在医院里或医院附近设立 新阳光病房教室 ,给孩子提供陪伴式教育。所以我们的项目和方向其实都是在根据服务对象的需求、社会的需求进行变化和调整。 新阳光2017年开始做一些新药纳入医保的政策推动,希望一些新药,富有疗效的药应该有一个透明科学的决策评估机制来决定是否能够纳入医保报销。在很多专家学者和患者组织的推动下,国家将药物经济学评价纳入了医保局的工作计划中,另外国家卫健委药政司也将会邀请患者组织参与药物评审会。新阳光的愿景就是做透明有效的公益,为更公平、更美好的社会而行动。未来工作重点肯定还是在医疗领域,继续对白血病、癌症患者进行各方面的支持。此外公共卫生危机下的国内国际救援项目也是我们工作重点的一部分,湖北地区新冠肺炎疫情后患者及家属的心理和社会服务已经成为新阳光的一个中期工作目标了。
上一篇:我是创益人作品“一个人的乐队” 延续跨越半个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

推荐

图说新闻